本站最新网址永久发布页:
首页  »  家族的风月事业(1-7)作者:lq8426(辣奇)-都市激情




 字数:34378


             第一卷风月母女花

           第一章江湖妖姬大亨之崛起

  我总是喜欢一个人默默地注视他人,因为我的天生瘦小多病,更因为我的自卑。「美美,和姥姥说一

  下,妈妈今天不回家吃饭了,晚上给你买新衣服,你不要总坐在家里。「我看着已有40岁却依然身材婀

  娜的妈妈穿着黑色的短裙,露着灰色的丝袜的美腿,踩着细细的高跟鞋,妩媚的消失在街角,想着妈妈今

  天又会被谁压在身下,渴望着妈妈会给我带来新衣服。

  我喜欢新衣服,喜欢名牌,喜欢虚荣,但那个女孩不是如此呢。越是不可得到的,我越是渴望。但我

  又是那么自卑,不敢积极地追求它们,以至于在大多人眼中我是那么节俭,朴素。但我的妈妈却和我完全

  相反,时尚奢靡,妖艳动人,男人总是她的追求者,愿意把钱花费在她的双腿之间,她也总是喜欢做男人

  的禁脔。

  是的妈妈是一个妓女,一个淫荡的什么下贱事都肯做的母狗。

  今年我已近17岁了,比起小时候我的病体也好多了,虽然还是很瘦,面色却很自然了。160cm的

  身高却还是同龄中较矮的,好在身材瘦皮肤白,到多了点小萝莉的味道,胸部却发育的奇好,腿部也很有

  美感,妈妈也羡慕的说,以后一定是个美女。

  有时很羡慕妈妈171cm的身高,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还要穿上14cm高跟鞋和那些矮个男人在一起

  ,经常看到那些男人搂着她,她就不得不卑躬屈膝弯下腰来的样子。也有时看妈妈弯下腰让男人看胸部,

 ★屁股让人家摸臀部和大腿。那些男人有时甚至扒下妈妈的衣服就在我面前玩弄她的豪乳和阴部,强迫我

 〈着他们把或肮脏或丑陋的阴茎粗鲁的插下妈妈的下体,而妈妈则总是装做无所谓或淫荡下流的样子,我

  也慢慢的了解到男人就是很喜欢让我看到妈妈的淫荡的样子。而妈妈则不希望我看到她在男人面前时的样

  子,却又不能左右这一切。

  我家就是个普通的老式二层楼,下边一层还是别人家住,我一家三口住楼上,不要误会,不是和我爸

  爸。我从来没见过他,姥姥说只有妈妈知道他的样子。而我家的经济都是靠那些来我家的男人支持的。

  「美美,我家吃元宵,你来我家一起吃吧。」「不去了,小伟,我要等妈妈回家。」隔壁家有一个男

  孩叫马伟和我同岁,从幼儿圆时就在一起玩,不知不觉就两家关系很好了。他和我很像,都爱沉默,也不

  是很强壮。但对我很好,常常说要保护我,说爱我喜欢我,我也感觉他人挺好,想哥哥一样,总是在我痛

 ∴的时候,给我力量。记得有一次我在放学的路上病倒了,没有一人愿意帮助一个妓女的女儿,在我认为

  死了也许会更好的时候,朦胧中感觉到一个瘦弱的身影,在一片鄙夷和嘲讽中艰难的背起了我,那时起我

  便心中有了决定,我要用一生报答他。虽然如此,但他家觉得我家风不正,并不希望我们以后在一起。这

  对我们却并不是障碍。毕竟两家都不是富有家庭,穷人家还是孩子都是很有主见的。

  「美美,快来帮姥姥做饭。」姥姥很宠我,但也会叫我做家务,鼓励我好好学习,但她和妈妈关系很

  差,妈妈总是说她辛苦养家,姥姥却很不理解她。告诉姥姥再也不要惹来家的那些男人了。姥姥总是一个

  人哭,说这个家毁了,作孽什么的……

  某天晚上妈妈带着王叔回家,进门就被这个满身钱臭味的中年大叔拉到的卧室,我看着电视习惯的听

  着妈妈时而痛苦时而浪骚的呻吟。「美美,到妈妈这来,看王叔给你买的新衣服。」过了一会妈妈喊我说

  。我本能兴奋的跑进了卧室,却没有听到背后奶奶叹息了一声。

  卧室床上妈妈正懒散的趴在王叔的怀里,王叔搂着妈妈同时抓着妈妈的一只乳房揉捏着。「美美,王

  叔很喜欢你啊,给你花了好多钱呢「妈妈边掩饰自己的乳房边说,眼神中却看到的是绞心般的痛楚。我不

  明白妈妈为什么表情会那么的忧伤和痛惜。

  王叔看到我换上新衣服,眼中竟放射出贪婪。衣服很好看,粉色纱织短连衣裙,露背式的蕾丝花边,

  蕾丝边白色可爱丝袜。还有那双我一直恐惧并记忆至今的粉色高跟凉鞋。我那时第一次见到那么高的高跟

  鞋。「美美还真的很像你啊,妈妈可要好好教教你的宝贝啊。」「你真的决定了,她还小啊。」「你又不

  是不知道,那老家伙就喜欢幼口。你引诱了他那么多次,那么下贱了。不都不灵么。「」我还可以再试试

  的,实在不行我就……「」算了吧,来不及了,我明天送她过去。「看样子明天他们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那是一家会所,我当时不知道,只是感觉那里像一座宫殿富丽堂皇。而我感觉就像一个小公主,所有

  的目光都在注视我,傻傻的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自豪感。我被带到二楼一间大的卧室。看到了那个好像胖的

  只能躺在床上的老男人。

  「小公主,喜欢这里吗。」「嗯,喜欢。」「来让伯伯看看你的新衣服。」我傻傻的走到他面前,他

  让我抬起一条腿给他看,看到我皮肤洁白细嫩,年纪轻轻就已经发育的非常成熟,容貌又极美,大大的眼

 ˇ,小巧的鼻子,红艳艳的嘴唇。「伯伯摸摸你可以吗」他把手放到了我细滑的大腿上,然后滑到我敏感

  的大腿根部,「嗯伯伯不可以……」「美美的腿好美啊,这里也好嫩嫩啊,不知是什么颜色的啊」「伯伯

  ……不要……哦……那里……「」是粉色的,好小的样子啊,伯伯亲亲吧「」不……好痒……哪里好脏的。「

  「好棒的感觉啊……伯伯好喜欢啊……,好喜欢你这样的小萝莉啊……,你妈妈再骚也比不上你啊。你妈和

  你说了吗。「」伯伯……妈妈说要听伯伯的话……,要让伯伯高兴。「」哈哈,那骚货还真是舍得啊。你妈

  妈不要你了哦,你要在伯伯这住一年才能回家哦。好,把内裤脱了吧。「他脱了我的内裤,让我背对他撅

  起小屁股,同时自己双手掰开臀肉和小穴让他舔。「好小的洞洞啊,插进去一定很爽吧,伯伯帮你舔湿,

  一会就不会痛了。「粉红色的壁灯下我僵硬的抬着一条美腿,露出自己的私处,任意的给这个白胖的满身

  香水味的老男人把玩,傻傻的保持这耻辱的姿势,头脑中一片空白,隐约的想到了那个男孩瘦弱的脸。那

  知老男人在她出神时却偷偷的捡起一只我的高跟鞋突然插入了我的小穴,剧烈的撕裂感突然袭来。「啊……

  啊啊啊……痛啊,不要……啊……啊……不要啊。「」哈哈,……哈哈,痛吧……肮脏的小婊子,你以为自己是

  公主吗,哈哈……哈……,你和你妈一样是婊子,只配被用来取乐,哈,你妈的烂穴我嫌脏,你就替她吧。

  「」啊……啊啊啊……不要……快。快拔出来,啊「刚刚那双美丽的粉红色高跟凉鞋,现在是那样的恐怖,

  那尖尖的高跟在我那未经人事的嫩穴里狠狠地抽插着,刮弄着我的阴道内壁,每一次都插到根部才为止。

  反复蹂躏着我的处女之地。「你的臭穴只配被臭鞋插,你的处女一文不值,哈哈……你以后就是我的骚贱女

  儿了,我喜欢玩你,你就要脱衣服,给我虐,给我玩,明白吗。哈哈哈……「经过十几分钟的耻辱,我晕过

  去了。可噩梦搬得故事才刚刚开始。

  恍然间,不知渡过了几年,渐渐的我习惯了这些噩梦,并且无法理解的开始享受起了它们。

  「林小姐,你的东西都在这了,你可以离开了。」那个变态的男人和我的关系一直持续到到我19岁

  ,在这几年里我时不时的就会被叫到他身边,在各种不同环境时间下舍弃玩弄凌辱。有时在他洗澡时让我

  一边吃他的棒子,一边用香皂插我的小穴。有时在他吃饭时让我用餐具为自己的小穴吃菜,把整瓶的调料

  倒入小穴。有时在海边用我的小穴堆沙堡,有时让乞丐插,有时是大型犬插,有时是老头插。

  我的身体被他注射了各式各样的药物,有隆胸的,有催奶的,有缩阴的,有美白的,有增高的,有

  瘦身的,有强体的。但他从不插我,他把我作为玩具,是样品,是烂货。在哪些药物作用下!19不到的我

  ,已经170的身高的和妈妈一样了。巨乳豪臀,皮肤似雪,双腿修长,玉臂玲珑,美颈蜂腰,一双精致

  的美脚,染着红色的美甲。讽刺的,不知是不是感谢那些在我身上实验的药物,我已不再是体弱多病的小

  女孩了。性格也变得妩媚,风骚了许多。内心中更藏有一颗被虐和嗣虐的变态心。谁又会知道这具美体下

  是多么可怕的魔女啊。

  和我一起离开的还有一个女人,叫夏兰儿,她和我一样,不过她被那男人看上的是她的嫩菊花。据说

  她的菊花天生肛肌发达,可以加起重物,杀死蟒蛇。我常见到那男人用脚趾,拐杖插她的菊花,如果用软

  管插的话,甚至可以插入小臂一样长的。不过她的嫉妒心很重,心胸歹毒,和我是敌对的。她总是喜欢欺

  负我,嫉妒我的身高,虽然她也有168的身高。嫉妒我的美腿。不过她也有自己的长处,她的臀部比我

  饱满圆滑。身体更柔软可以做出不可思议的体位。

  「林美儿,不要以为以后我就不会再玩弄你了,我还会找你的。干爹把我们玩腻了,他虽然放过我们

  ,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永远比你强,你只不过是个婊子生的小婊子,我家虽然现在没落了,但我还是

  家族的大小姐。「」夏兰儿,我不和你一样的,我从来没和你争过什么,以后也不会的。「」哼,装吧你

  ,走着瞧。「她踩着金色的高跟坐上车离开了。我知道我在装,我没有她那么直白,我更喜欢把真实自己

  藏起来,我爱虚荣,爱去权势,爱炫绕,我是一个虚伪的女人。

 —着我的粉色女款保时捷Boxter,离开这个不堪回首,但却造就了我的地方。回到我那个妓院一般的

  妈妈家。车后渐渐远去的豪宅中一个肥胖的身影观望着,淫荡阴冷的眼神中隐藏着什么。「母狗和贱货,

  你们真的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看看以后会发什么么吧,呵呵,一定会更刺激的吧。我的命运又会是什么

  呢,我淫荡,堕落的一生会有意义吗,女儿我是不是错了呢?「

             第二章会喷乳的老妈

  车飞驰在各色车辆之中,如同一道粉红色的闪电疾驰而过。感受着车窗外诧异,惊恐,艳羡的眼神。

  我的心里却无比的空落,我不知道自己的生活要驶向何方。离开了那里我还能做什么,在那之前,我只是

  一只母狗,不需要思考,有的只是本能。

  『本能』这个词在我脑中一亮。是的我是母狗,淫荡,下贱,并且贪婪的母狗。并且我爱虚荣,爱金

  钱,爱权势,爱炫绕。我虚伪,傲慢,谄媚,阴险,堕落,忘义。是的,在那个我荒淫无度的干爹调教和

  凌辱下,我渐渐的认识到了自己,一个真实的自己。以前感觉,我的本能就像一只巨兽搬得控制着我,吞

  噬着我。但是现在,我要让它来帮我吞噬世界。

  到家了,我的起点到了。『妈,我回来了』我撒娇般的跑上楼。奇怪的,屋里没有平时的妈妈呻吟

  声。『回来了,长那么大了。妈妈都认不出来了。』妈妈,竟然还是那么美艳,风骚,一身精致的黑色蕾

  丝塑身吊带裙,将她的微丰美体裹塑的如同一只水蛇,配上蕾丝的黑丝袜,水晶的10cm高跟拖鞋,乌黑的

  盘发,一身标准的婊子像。

  『妈,姥姥呢』『她,去年不在了。』我呆住了,我生命中唯一的正能量,我唯一不舍得姥姥,就这

  样离开了我。我的内心在下雨,我的姥姥,你不要我了吗。默默的看着姥姥的房间,我的脸上没有眼泪。

  是的,悲哀的是我竟然没有眼泪。我知道,我最后的羁绊没有了。我以后只能是魔鬼的情人了。

 〈着手里的一张银行卡,400万,这是我的全部资金,另外还有一部不到100万的保时捷Boxter。我

  迷惘着自己未来的方向,我知道要是时候出卖自己了。

  『妈妈,王叔怎么没来啊。』『哎自从你姥姥死在家了,那些没良心的都不敢来你妈这里了。王光子那个

  混蛋,更是躲得勤着呢。上次你妈我穿着情趣内衣勾引他,他竟是不进屋。气死我了。『老妈还是从不背

  着我说她的卖身生意。『妈,那你现在不是没生意可做了。家里日子过得去吗。』『是啊,现在赚的少多

  了,有时还要到街上去搭客。可是街上的小姐太多了,一个比一个骚的不得了。害的老娘我,天天要花几

  小时的时间化妆,还要天天穿的那么露。你看我这裙子里什么都不敢穿。就怕哪个骚货不穿了,一下就把

  你妈我比下去了。『老妈一边说,还一边掀开她那齐B小短裙。一双雪白微丰的大腿根部,微黑的阴唇上光

  秃一片。『妈,你这好秃啊,以前不是这样的啊。』『秃什么啊,你妈我可是花钱除的毛。好贵的,5000

  多呢。『』靠!妈,你还真能折腾,40多了还搞的那么嫩。你瞧瞧您这都快嫩过你女儿了。『我也扒开自

  己的衣服,露出里面天生就毛羽不多的阴部。『咦,你这怎么有纹身啊。女儿你受苦了,都是妈妈对不起

  你。当年……『不小心让妈看到了我阴道口上的纹身文字,那是纹在阴道内壁上的红色小字,只有外口的

  一个肏字可见。如不是妈妈看的细心,一般是看不到的。『妈,我都知道了,当年咱家的钱都还清了吗。

  『』还清了,不过这个家也什么都没有了。『不想妈妈继续胡想下去,我调戏她道,』妈,你今天很美呢

  ,一定能搭个大金客呢,嘻……嘻……我和你一起去,咱们母女齐上阵,还不艳杀夜阑街啊。『』呵呵,你个

  小妖精,想去看你妈我的丑才是吧。偏不让你得意,走,你在旁边看着,看你娘我出去辣死那些没良性的

  混蛋。『

  夜阑街,市区有名的风月街,此时正是灯红酒绿的傍晚,这里是世界的黑暗面。这里有着一句流行语

  :「不要天真相信光明,黑暗才是世界的本色。『穿过几十个平民社区,十几条副街,步行全程要一个多

  小时。艳舞酒吧,色情牌馆,情趣酒店,主题会所,裸身赌场,样样齐全。更引人流恋的还有各色品相,

  或清纯,或冷艳,或妖娆,或熟美的站街女,我妈应该就属于熟美型的。
  我坐在一边的街椅上,手捧一杯奶茶,偷偷注视着街对面,和其他一些熟美妓女一起站在各色霓虹灯

  光下的妈妈。按照这条街的不成文规矩,岁数小的妓女是不可以站到比自己大很多的妓女附近的。所以我

  不得不找个地方坐下,装作行人或游客的样子。远处妈妈穿着一身精致的黑色蕾丝塑身吊带裙,裙口高到

  大腿根部,裙口内几条细细的丝袜吊带,连接的是美腿上的黑蕾丝袜,10cm水晶高跟拖鞋前,露出一粒粒

  涂有蓝色指甲油的血玉粉指。

  不长时间,就有几个小年轻,呼朋唤友中的走过妈妈身边,『咦,这个不错啊,瞧这波,很自然的样

  子啊。比那些假货强多了啊。『一个分头小子盯着妈妈的酥胸,看了又看后,说道。』嘁,你那眼光,看

  的出真假,看你老妈的倒有可能。『另一个平头大个撇着嘴说道。』呵呵,小哥说笑了,阿姨我这可是纯

  天然的,夜阑街少有的还能挤出奶水的奶乳啊。不信你摸摸……阿姨我可是有名的不真不要钱啊………『妈妈

  边说还一边从胸口掏出一只美乳来。几个小子急色的伸手来摸。『还真的挺嫩啊,应该是真的吧。』『挤

  点奶来看看,我哥说有奶就是真的。『』我来挤挤啊,要是真的,我们就做。『一个猥琐小个子伸出微脏

  的双手,在我妈的雪乳上大力的挤了挤,乳头快速的喷出几条乳流,同时在妈妈的乳房上留下了两个灰色

  透红的指印。『啊,小祖宗,你干嘛哪么大力啊,啊……痛死阿姨了。』
  『管自己叫骚货阿姨吧,三对一无套600做吗。』『小少爷,房费再加200吧』『靠,什么房费,小爷们

  一会还要上晚自习呢,就……在这后边吧。『大个找了一圈,一指我这半边街道的一个小胡同说道。小

  胡同竟然恰好在我所坐街椅的旁边。晕,不会那么巧吧。『这光天化日的……,小少爷,能不能再给阿姨

  加100啊『』50,不做就算。『』好好,做……做……『妈妈偷偷的看了我一下,犹豫后果断说道。

  天色朦胧的月夜下,四具赤裸的躯体纠缠在一条脏乱的小巷中,妈妈用包里的一块雨布铺出一块方

  桌大的地方。此时的她正仰卧在平头大个的怀里,雪白双乳被把玩着,在时不时地大力蹂躏中喷射出一道

  道白色的乳汁。乳汁洒在她洁白的美体上,更显得妈妈的美体是那样的光滑油亮。赤裸的美腿上穿挂着那

  双10cm水晶高跟拖鞋,鞋在M打开的大腿上有节奏的晃动着。

  『啊……啊……好深……小祖宗……你插得怎么那么猛……啊……』。猥琐的小个子骑压在妈妈的双腿中间,有节

  奏的大力抽送着。小分头跨坐在妈妈雪白的小腹上,把自己的小阳具送入妈妈的红唇中。『肏够了没,你

  俩都爽了,该我了吧。『大个唧唧的说道。』靠,我还没射呢,急什么急啊。你那家伙那么大,当然要在

  最后了。不然,你把洞插大了,我们还怎么爽啊。你说是不是啊,阿姨。『』你们……,年龄不大……,

  怎么家伙……都那么大啊。阿姨我的小逼……都快……叫你们撑破了。……恩……好大……轻点……啊……饶了……

  阿姨吧……阿姨痛……的受不了……啊……『大力的插入中,妈妈凄美的乱叫着。乌黑的秀发散乱在脸颊,小腹

  时不时地阵阵痉挛。『啊……啊……老子射了』一股腥臭的浓精,射到的妈妈的阴道内上,再喷涌出来。

  『我来,我来……』小个拔出后,平头大个把妈妈抱起平躺在地上,掰开妈妈微黑,还残留汁液的阴

  部,挺起如妈妈手腕般粗的巨物,急急的一下插入,狠狠地插到底。『啊……』妈妈一下子晕了过去

  ,我在一边看呆了。那一下一定是顶入子宫了,妈妈由于卖身多年,曾今子宫破裂,手术不得不切除部分

  子宫口,以至于男人阳具足够长的话,可以轻易的顺着妈妈的子宫道,挺入妈妈的子宫内。不过这个大个

  的家伙不只是长,竟然还那么粗,天啊,妈妈怎么受得了啊。『啊……靠……老子是……顶到哪里了。从来……没

  有哪个……婊子……,能让我……顶入那么……深……,靠……我倒要看看……这老婊子……还能……吃我多深……『大个强

  忍着快感边说,边抓住妈妈的细腰继续狠力的向妈妈的子宫内顶入。旁边的两人也被这残忍的一幕惊呆了

  ,呆呆的看着,不过马上就手舞足蹈的对大个鼓动,和指导了起来。『对,顶住了再来,顶深一点,顶烂

  这个老婊子。『』不对,应该倒拔出来一点,再大力插入,才更深。『大个听到后,果然晃晃的拔出很多

  ,然后,这个混蛋竟真的又一次狠狠地大力顶入,这一次用力更猛。『啊……』痛醒的妈妈和大个同时叫

  了起来。显然他是爽的才叫。『靠……全进去了……呼呼……竟真的全进去了……太不可思议了……太爽了。

  『』啊……混蛋……痛啊……插到子宫了……子宫口又裂了啊……混蛋……老娘我又要……花一大笔钱做

  手术了……『老妈妈歇斯底里的哭喊着,柔弱无力的粉拳拼命的击打着大个的胸膛。』靠,老婊子,老实点

  ……谁叫你收了老子的钱的。别动,老子还没肏够呢。……哦……好爽啊……哦……『大个不理妈妈的歇斯底

  里哭喊,继续大力的挺动着自己的巨屌。

  我在一旁哭了,妈妈的痛苦刺痛着我的心,但是我却不敢上去救她,我这一身妖女般的装扮,在这时

  出去,很可能会更加激起他们的兽欲,反而更害了妈妈。妈妈你一定要坚持住啊,坚持到他们都发泄掉就

  好。『啊……』随着一声长啸,大个在妈妈的子宫深处泄了。大量的白精澎涌出来。『走了,走了,这娘

  们实在是太爽了,长得还那么美,赚了啊,呵呵………『』看她那么惨,要不要咱们再给她加点钱。『』加什

  么加,公平买卖,她先收了钱,咱又不欠她的。『

  转眼间,几个混蛋不顾妈妈的哀嚎,匆匆的丢下几张百元,就摇肩晃膀,一脸淫贱的走了。我急忙跑

  到妈妈身边,扶起妈妈,『妈,妈,你那里还好吗,流了好多血啊,咱们快上医院。』可是妈妈却突然一

  脸得意的从地上坐了起来,点了支烟后不急不缓的说到:「没事,呵呵,你老娘我可是属小强的。自从上

  次子宫口破裂,做切除手术时,我就知道,一旦裂了就还会裂,就让医生顺便多切了些,做了个宫口扩张

  。不过每次有东西进入子宫还是会很痛的。『』那里可是出了好多血啊。『』里边都是细血管,皮还那么

  薄,可不一触就破啊。不过老妈我都习惯了,和月经差不多,养两天就好了。呵呵……瞧把那几个小混蛋

  给吓得,你妈的演技还行吧。『

  以我了解,看出妈妈还真的没什么事。『那你还叫的那么惨。』『我是看能不能骗些外快啊。加一点

  钱是一点啊。可惜白忙活了,老娘我嗓子都哑了。『天啊,看不出我老娘,还真的是影后级的啊。收拾了

  一下,看也没法接客了,就扶着老妈一起向家走去。

  穿过了几个小巷,回到家门前。看到隔壁马伟家,开门走出一个一身红色皮短裙,黑丝袜下一双水晶

  高跟凉拖鞋的苗条美女,陌生美女一指撩起波浪般的长发,对妈妈笑了一下,然后诧异的看了我一眼,就

  匆匆扭着细腰离开了。马伟竟然有女朋友了,我的心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和我同岁,从幼儿圆时就在一

  起玩,对我很好,常常说要保护我,说爱我喜欢我。像哥哥一样,总是在我痛苦的时候,给我力量。我更

  是心中暗暗决定,我要用一生报答他的马伟背叛了我。妈妈看出了我的难过,搂着我的肩膀,也表情难过

  的说道:「忘掉他吧。好男人有的是。我女儿还会没男朋友吗。『只是回头看了那女人一眼,感觉这女人

  穿的也像个风月场的妓女,还有些眼熟的感觉,莫非以前在哪个场子见过。
  『小美回来了啊,王叔我等你好久了啊,这车是你的吧,还真是好车啊。』晕,王光子从哪钻出来的

  ,一张扁平油光的大脸,吓了我一跳。『你个老不死的,还敢来啊,怎么又想起老娘我了啊。』『哪有啊

  ,艳姐哪能忘啊,咱家小美可是越来越水灵了,比起当年的你,还要妖辣啊。『』嘁,嫌老娘我老了是吧

  。『』没,没,我嘴笨,我掌嘴,还不成么。『老妈和他还真是一对活宝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47415869 金币 +3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